2020年8月11日

虎扑-日本疫情笔记(二)- 日本东京学生停课期间去了哪里?

虎扑-日本疫情笔记(二)- 日本东京学生停课期间去了哪里?

(3月10日晚上10点,东京涩谷的街头的人流虽然比平时要少一些,但依旧人头攒动。)

2月27日,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要求全国的小学、初中、高中和大学从3月2日起开始停课,直至春假结束。之后,大部分学校都响应了号召,宣部停课。这一突如其来的的决定,让许多日本家庭和学校陷入了混乱之中。

尤其是幼儿园的关停,让很多需要上班的父母感到困扰。我有一位住在东京的表姐妹,家中有两个不满6岁的孩子,还没到上小学的年龄,正在读幼儿园。她是一名护士,需要一边工作一边照顾两个孩子。幼儿园停课后,她只能拜托东京的亲戚,每周三天,帮她照看孩子。

每年三月,日本的各个学校会举行许多考试和毕业典礼。受到疫情的影响,现在很多毕业典礼被迫取消。还有一些学校,不得不限定毕业典礼的参加人数,只允许学生参加。

然而,学校突然停课后学生们也并没有乖乖在家待着。平时白天,几乎看不到小学、中学和高中的学生在公园、KTV、游戏机房等地方玩耍。可是在疫情期间,这些地方能看到很多学生。

(3月14日星期天,有许多孩子在东京的游戏中心里游玩。)

(3月16日星期一下午,原本是上学的时间,在公园里有一群看上去像是中学生的女孩子在散步。)

(一些学生们在公园里高兴地奔跑玩耍。)

宅在家的人变多之后,游戏变得更加受欢迎了。很多便利店都扩大了游戏产品区,PS4和Switch等主机和相关的游戏软件都大卖,一些点甚至出现了排队购买的场景。

(3月20日,东京的游戏产品商店人气火爆,因为“宅家”让游戏硬件和软件的销量都激增。)

(3月20日,排队购买游戏产品的客人。) 

不仅如此,很多学生还会去一些平时他们都不太会去的地方。我在东京住处的附近有一家澡堂(在日本随处可见,比上海的“小南国”“NewStar”“极乐汤”“大江户”等规模要小)。周日晚上11点半左右,我在那里看到8个中学生、高中生模样的男孩。我还是第一次在这个时间段看到有学生来洗澡。他们洗完澡后,在休息区聊天、玩游戏。12点过后,有一个孩子接了一个电话,“啊不好!我爸妈来电话了!”一行人这才一起回家。我跟前台的女老板闲聊,她告诉我:“学校停课后,来光顾的学生的确变多了呢!”也许这也是病毒带来的另一种影响吧。

(3月20日,我家附近的澡堂)

(深夜,洗完澡后在休息区的孩子们)

第二天(3月21日),我经过家里附近的公园时,看到很多中小学生在公园里玩耍。一些大人告诉我,“在新闻报道里看到,学校停课后,有些家庭会接到投诉电话,让他们看好自己的孩子,让他们老实地待在家里。”然而,要让精力旺盛的孩子们待在家里,如果不像中国那样严格执行的话,是没法办到的。

在公园附近的游戏中心,果然也有许多高中生光顾,好像新冠病毒和他们毫不相干。

(虽然是周末,但还有两个学生穿着校服在打电动。)

学校停课后,一些补课机构也跟着停课了,但也有机构利用网上授课的形式重新开课。我还能看到一些少年棒球队练习的身影。虽然在疫情下,日本的许多事情停止了,一些场所的人流量大大减少。但另一方面,总是会有人外出,无法做到让所有人都宅在家中。最近,欧美的疫情愈发严重,从新闻中看到了很多当地混乱的场景,觉得很不可思议。反观日本的情况,从已经经历过疫情的中国人的角度来看,的确是让人非常担心的。

3月20日,安倍首相通过相关会议决定,没有继续延长停课的时间。这就意味着,从4月开始,大部分日本学校将开学,像往常一样开展课程和教学活动,孩子们也将继续到处走动。这究竟会对疫情在日本的走势产生什么影响,没有人知道。不安的日子还将持续下去。

(作者:大塚淳史  编辑:范易成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