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9月26日

虎扑篮球-彭州支援湖北医疗队张帆战“疫”日记:重症监护室里的希望

虎扑篮球-彭州支援湖北医疗队张帆战“疫”日记:重症监护室里的希望

中新网四川新闻2月29日电 21日,彭州市第一批支援湖北医疗队出发前往武汉。到达武汉后,经过充分的“战前”培训和准备,他们于26日进入武汉市武昌医院,开始了艰苦的“战斗”。以下整理了医疗队队长张帆对自己第一天工作经历的口述。

彭州支援湖北医疗队队长张帆在武汉市武昌医院。钟欣 摄

“整理清晨6点,彭州援湖北医疗小分队准时集合。匆忙吃过早饭后,我们准备前往‘战场’。清晨的武汉温度略低,一阵寒风袭来,我不由自主地把脖子往衣领里缩了缩,大概7点我们到达了医院。

在指定清洁区我们开始‘武装’自己。逐层穿上洗手衣、口罩、帽子、手套、鞋套、防护服、手套、护目镜、面屏。1个小时后我被包裹得严严实实,变成了‘面包超人’。就一个简单的穿戴过程下来,我已经汗流浃背。

37岁的我,第一次穿上了尿不湿,我想我女儿一定会笑话我了。全部武装好的那一瞬间,真的有种‘窒息’感。说不紧张是假的,我第一次听到了自己的心跳,我赶紧调整呼吸,让频率慢下来。做了几次深呼吸后,我跟随队员,推开层层防护门,经过了3楼的清洁区、缓冲区、半污染区,最后走进了红区,也就是我的工作地点——武昌医院重症监护室。

为了不耽误工作,尽量节约时间和防护物资,我们进入病区后不喝水、不上厕所,要连续工作10个小时左右。对清洁区、缓冲区、半污染区、污染区、隔离区、红黄蓝分区我们保持120%的警醒。在不同的区域该做什么事,那根弦,随时都绷得紧紧的。因为我们都明白,这是我们的‘生命防控线’。

当我进入病房,看到病床上生命垂危的病人,紧张的情绪立即烟消云散,迅速进入了工作状态。在简单地熟悉了环境和设备后,值班医生开始向我们介绍每一位患者的病情和治疗现状。紧接着,我们开始查房。病房里大多都是昏迷的患者,有一位清醒的老大爷让我印象深刻,他对生命充满了渴求和希望。他看到我们过来时,像是鼓足了全身力量,给我们竖起了大拇指。每次走到他床前,他都会向我们行一个军礼。从他的双眸里,我深深体会到了坚强和渴望,更燃起了我和病毒斗争的信心和勇气。在病房工作不到2个小时,我的护目镜已经模糊了。雾气腾腾的护目镜上布满水珠,我已经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水汽了。我只好原地站着缓几分钟,等护目镜稍微干一点,再继续‘战斗’。

下午5点,该下班了。我们做了多次手卫生后,把防护用品一层层脱下来,戴上外科口罩和帽子,再做好了鞋底消毒和最后一次手卫生。6点40分,我走出了最后一道门,感受到轻松与自由呼吸的味道。

回忆起这一天,我第一次穿尿不湿,第一次听到自己心跳。呼吸频率从快到慢,情绪从紧张到平静。全身衣物粘腻地贴在皮肤上,护目镜里的汗水更是成股流淌。透过被汗水洗礼的护目镜,我看见了所有人对早日战胜疫情的希望。”(钟欣) 

责编:纪爱玲